互聯網金融“觸底”時刻

  • 來源:華夏時報
  • 瀏覽次數:
  • 日期:2019-03-06
       經歷了2018年P2P爆雷潮后的互聯網金融尚未走出?;?,整個行業仍處于不確定性中:P2P合規備案一再延期,多家老平臺爆雷,一些從業者在逃離,眾多的負面消息下,出借人談P2P色變,觀望心態漸濃,一些存管銀行紛紛宣布不再提供存管業務。 
  最新第三方統計數據顯示,2月成交量繼續呈現下降趨勢,且下降速度較上月有所增加。2月,P2P網貸行業成交量為954億元,環比下降7.95%,同比下降43.52%。截至目前,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1058家,相比1月底減少了8家。
  從炙手可熱到燙手山芋
  豬年春節過后,隨著股市的反彈,互聯網金融概念股大漲,像奧馬電器、銀之杰、中科金財、御銀股份等連續數日漲停。在美股市場,P2P中概股也漲勢不錯。2月25日,小贏科技單日大漲23.99%,和信貸、拍拍貸、信而富也有超10%的單日漲幅,點牛金融今年以來漲幅更是高達103.4%,領漲P2P中概股。
  這些給人以久違的繁榮景象。“前期P2P跌幅太大,觸底反彈是正常的。但現在說利空出盡為時尚早,行業的發展沒有形成合力,P2P的發展還有問題,很多問題沒法解決。”一名從業者向記者表示。
  前幾年,P2P成為各路資金追逐布局的對象。國企民企、各大上市公司紛紛控股P2P平臺,作為市值管理的重要工具,那些與互聯網金融沾邊的上市公司股價就會翻番。據統計,上市公司系P2P超過100家。但到了2018年,受網貸行業大環境等因素的影響,過去布局P2P業務的上市公司業績受到巨大拖累,P2P從炙手可熱變成了燙手山芋,上市公司紛紛剝離,40多家上市公司敗走P2P。
  從這些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可見一斑。奧馬電器發布公告預虧12.4億元-15.8億元,將原因歸結為受公司金融業務拖累,其中原因之一是旗下互金平臺“錢包金融”出現逾期。中國翡翠行業第一股東方金鈺也在P2P上栽了,其關聯P2P平臺欠中信資本近8.5億。熊貓金控剝離旗下P2P網貸平臺銀湖網,但受到上交所的問詢,股權被凍結。
  針對上市公司作為股東紛紛甩鍋P2P的行為,部分地區出臺行政干預手段,在沒有兌付借款人的資金前,股東包括實控人不能發生變化,要兜底承諾,另一種是等到P2P完成備案,轉讓則是合法的,這些舉措主要從P2P投資人的角度出發。
  投行分析師何南野向記者表示:“從對P2P趨之若鶩到匆忙棄之,可以反映出上市公司背后的經營理念:追逐熱點,看重短期,什么掙錢干掙錢,一旦出了問題,則精致利己主義,想方設法?;ぷ隕磣鈧匾睦娌皇芩鶚?。”
  監管的干預不無道理
  2018年,P2P爆雷潮讓不少投資人踩雷,而這些問題依然無解。P2P借款人李鑫說,其投入20余萬元到P2P平臺金聯儲,沒想到不到一個月就爆雷了,雖然平臺立案了,但錢也要不回來。據了解,金聯儲背靠的是金銀島,但金銀島也爆雷了。不僅是個體出借人,國投瑞銀等知名金融機構也都踩了雷。
  四川退休老人王林把積蓄40余萬全部投到了萬盈金融,主要是看中平臺宣傳的“宜賓制藥、五糧液”等背景,但萬盈金融出現逾期后,宜賓制藥撇清關系,并拋出一份“抽屜協議”稱宜賓制藥與上海富田簽訂的是《股權擔保協議書》,稱“上海富田是萬盈金融的實際擁有者,對平臺產生的一切債務問題負責,這與宜賓制藥無關”,意欲甩鍋。
  諸如萬盈金融這種股東甩鍋的并非個案,宜貸網、鑫合匯、草根投資、夸客金融等這些排名靠前、成交規模巨大的平臺,都因為爆雷而被股東甩鍋,導致投資人難以維權。
  在這種信息的傳遞下,P2P的負面標簽愈加明顯,就連春節檔電影《瘋狂外星人》也嘲諷了P2P。
  一名行業觀察者認為,P2P發展不規范,看似上市系、國資系的平臺,實則是這些股東們將其作為輸血的工具,涉嫌自融或關聯融資,而這是P2P的紅線,但因為監管的疏漏,這些資金流向不透明。而P2P爆雷后,背后的股東紛紛甩鍋,極大地侵蝕了行業的信用基礎。
  “在整個信用體系傳遞下,全行業遭受無差別打擊,居心不良的平臺應聲倒掉,狠抓風控的平臺,也死了。”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直言。
  去年底,監管部門下發了《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175號文”),總體工作要求是,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各地開始清退P2P,對于一些認真做事的合規平臺來說,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有平臺負責人曾感慨地說:“決定退出時,幾個創始人相視淚流,堅持多年的理想,說沒就沒了,有委屈、有無奈。”
  事實上,P2P爆雷潮有多方面因素,既有監管問題,市場大環境等問題。在制度層面,由于P2P是新生事物,監管法規等配套未跟上,有金融人士指出,P2P?;母叢謨赑2P沒有銀行的風險緩釋機制,卻做了大量的資金池業務,結果導致期限錯配、風險錯配。也就是說一邊是剛性兌付,另一邊又做了高風險資產。
  另外,借款主體也存在大問題。一些平臺的清盤公告均提到“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難度加大”,借款主體惡意逃廢債現象拖垮了不少P2P平臺。
  一名P2P負責人說,逃廢債涉及到社會信用體系等深層次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在經濟下行下,平臺借款用戶即使有還款意愿,但無還款能力還是不行。“這輪爆雷潮中,過去互聯網金融經常所說的風控創新、大數據等似乎失效了,最大的可能是這些技術沒有經過完整的經濟周期的考驗。”
  目前,監管層下文打擊逃廢債,并連續發布兩批逃廢債人員名單,但逃廢債問題不是監管一方發力就能解決的,還有待整個信用體系的建設。
  在北京的一次公開論壇上,有著“互聯網金融之父”稱謂的謝平,對P2P爆雷潮反思時說,P2P的屬地監管,地方政府監管跟網絡的外部性、全國性是矛盾的、機理不相融的,而且能力是超出的。“有些P2P注冊在偏遠地區,它把全國的資金弄到那去,結果出現法律糾紛跑那個地方打官司是沒法打的,這就可以看出互聯網全國性和外部性,尤其是負的外部性當初是估計不夠的。”
  對于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從2016年開始的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監管增強,監管的步驟和領域在深入,在風險專項整治中很多風險在爆發,但對整個市場來說,風險是在緩釋的過程,P2P爆雷潮之后,投資人開始集中在頭部平臺,更多的產品集中在優質的平臺和領域,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目前監管出臺系列促進消費金融的政策,普惠金融要做小額分散,需要技術支持,從這個角度講,互聯網金融還是有一個大的市場,我對前景仍看好。”
       薛洪言認為,時間是化解矛盾的良藥,監管的一刀切VS合規平臺的委屈,把時間點錯開,未必不可調和。?;笨?,要緩解市場恐慌情緒,一刀切的政策立竿見影,面面俱到會延誤戰機;?;?,應及時糾偏,把賣白粉的送進監獄,也要讓賣白菜的挺直腰桿做生意。“合規平臺還得活著。天塌了,只能合規平臺頂著。”